栏目热点

推荐文章

代孕妈等风声过后再回武汉“上班”

添加时间 2015-10-22

从事代孕中介多年,陈虎曾遇到过几次危机。有一次全国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时,陈虎只好让公司旗下所有代妈,每人领一笔生活费回老家避风头,等风声过后再回武汉“上班”。
对于记者采访过的湖南代妈小霞,瞒着丈夫和儿子出来做代孕一事,陈虎认为这样做对于代妈本人及代孕公司而言,风险很大。他说,有丈夫的至少要让丈夫知道,是单身或离异的必须让父母知道,“否则遇到紧急情况,不知去找谁。”
陈虎说:“代孕毕竟是个地下产业,水很深,要尽可能减少风险。”让代妈家人知情有一个好处,就是防止其家人事后找代孕公司扯皮。代孕公司一般愿意找曾经用过的代妈,熟悉流程,人也知根知底,新人要想进入这个行业,也一般由熟人介绍。甚至连为代妈服务的保姆,也必须知根知底让人放心。
代孕是个地下产业
陈虎说,在代孕过程中,家人可以随时探视代妈的身体状况。但丈夫在探视妻子的过程中,不允许和妻子一起居住,这几乎是代孕公司的一条铁律。事实上,在代孕过程中,代妈的家人甚至比代孕公司更担心她们的身体状况。
代妈是个见不得光的“职业”,代孕公司却不会让代妈与其家人之间设“防火墙”。陈虎说,上了一定规模的代孕公司,就建立了一些减少运作风险的行规。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代妈家里人必须知情,并定期保持联系。
正是因为这一行纠纷太多,而且“迟早是要遭受彻底打击的”,陈虎才于今年年初做完最后一笔业务后,将网站彻底关闭。
有一名代妈代孕成功拿钱回家后,其丈夫气势汹汹找上门来,称“妻子被雇主强奸”。陈虎称,他们搞这行是有底线的,决不允许代妈和雇主产生身体上的接触,就连见面的次数也要控制。针对这样的无理取闹,陈虎最终花1万元“交了个朋友”。
陈虎说:“唯一的办法就是出钱赔偿,息事宁人。”他的公司基本上每年都要花上百万元摆平纠纷。除扯皮的外,敲诈勒索的人也不少。有一个江苏的雇主是律师,在陈虎的公司花50万元成功代孕生子。可抱走孩子后不久,该律师频频打来电话、发短信威胁他:从事代孕是非法的,如果不怕检举揭发,就赶紧退回代孕费,并再支付50万元“封口费”。陈虎也通过自己请的律师,给对方发出“涉嫌敲诈勒索犯罪”的警告,对方最终不了了之。
陈虎的公司每年要做上百个代孕单子,但每年要平息的较大纠纷就有一二十起,有代妈代孕失败要跳楼的,有雇主中途反悔要退钱的,有捐卵的女大学生带着男朋友闹上门的,有频频威胁要去报案的,五花八门的事情都遇到过。
陈虎说:“虽然利润惊人,但这个钱也不是外界想象的那么好赚。”由于行业见不得光,内部制定的管理办法,以及与雇主签订的一些合同等,并不受法律保护,再加上代孕成功率本来不高,还有整个过程中容易出现医疗事故等等,导致代妈和公司、雇主和公司之间纠纷不断。
陈虎简单算了一笔账,从武汉的行情来看,单笔包管理代孕业务最起码也要收38万元,除去给代妈的15万元,再除去租房、保姆及医疗等方面的开支,代孕公司就有将近20万元的收入进账。如果雇主选择价格更高、服务更好的套餐,那代孕公司的利润就会更高。
代孕是个地下产业,也是个暴利行业,这主要与市场需求巨大有关。陈虎说,现在不孕不育和失独家庭比较多,其中不乏一些经济条件好的家庭,代孕公司的暴利,就来自于这些“不惜重金求子”的人。从另一个方面说,这些寻找代孕的家庭也是不幸的。
 

全国11部门联合打击代孕
对有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、医护人员,有代孕行为的社会中介机构,有代孕服务的互联网络、电视广播、报刊杂志等进行查处和清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