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热点

推荐文章

她来自江西当代孕妈的确是迫于生计

添加时间 2015-07-05

“我有一个3岁的女儿。”这是小寒向记者说的第一句话,她来自江西,2000年大学毕业后,和男友一起到上海工作。两年后,他们结婚了,并生下一个女儿。让小寒没想到的是,丈夫的思想十分封建,一直为没生男孩耿耿于怀,对待她的态度急转直下。2004年,小寒发现丈夫有外遇,一气之下和他分了手,带着只有1岁的女儿独自生活。
了解代孕的痛苦
 “当代孕妈妈的确是迫于生计。”因为工作上不顺心,小寒辞职了。由于一直没再找到合适的工作,积蓄也快用光,焦急的小寒每天在网上胡乱搜索。一天,她偶然在一家代孕网站上看到,那里正在征集代孕妈妈。自己如果做代孕妈妈,能获得最高档次——8—10万元的补偿金。她怀着好奇的心情给网站打了电话。 “一开始,在心里斗争了好久,我去查过这个网站的资格认证,在网上拼命搜索代孕是怎么回事,就是想给自己当代孕妈妈找一个理由。”最后,小寒还是说服了自己。
 “很多人一提起代孕妈妈,最关心的就是她们到底拿了多少钱,很少有人了解代孕的痛苦。”小寒告诉记者,自从和代孕网站签了合同,很快就有一家人找上门来。经过协商,那家人带她到香港做手术让她怀了孕,从此她就安静地呆在家里,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。“这段时间,我一个朋友、亲人都没见过。”有两次父母想来上海看她,她只好撒谎说自己经常出差,没时间陪他们。过年的时候,她不敢回老家,只能孤孤单单地一个人留在上海。“除了去楼下买菜做饭,我连超市也不敢逛,怕碰到熟人。”小寒的话里透着辛酸。再过一个月,她就要分娩了,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,小寒却越来越强烈地感到莫名的恐惧,因为“做手术的时候肯定没一个亲人在身边,孩子生下来也要离我而去……”
 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职场里的准妈妈离不开电脑该怎么办

全国11部门联合打击代孕
对有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、医护人员,有代孕行为的社会中介机构,有代孕服务的互联网络、电视广播、报刊杂志等进行查处和清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