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热点

推荐文章

思桐在心里说宝宝我是你的代孕妈妈

添加时间 2015-07-05

思桐坐在开往南京的K56次列车上,心,惶恐的跳动着,兴奋而又紧张。“五个月了,宝宝应该会坐了吧?或是刚刚会爬?不知道宝宝的头发是不是很黑密?眼睛亮不亮?思桐脑子里的种种担心像窗外的大树,拼命的闪过。扶了扶滑落的眼镜,手下意识的回到那平坦的腹部。自从在确定受精卵代孕成功后,思桐的手就总会不自觉的在腹部上抚摸,她总讶异于那小小的细胞,怎样发育成生命的,然后慢慢生成、成长,最后,成为单一的个体,造物主真的好神奇!
 这是思桐的第一胎,尽管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个神奇的小东西却并不属于思桐。
心烦的翻了个身,却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,思桐伸手一摸,原来是眼镜。当初注册审核时,思桐还因为是近视,被降了一级,H级,10万。不过,后来听他们夫妻说,他们却是看准了思桐的眼镜,才决定用思桐的,因为他们夫妻是知识分子,全都戴着眼镜。“宝宝在这样的家庭下成长,应该会受到很好的培养吧?如果是男孩,一定会像爸爸那样睿智,如果是女孩,一定会像妈妈那样优雅有气质,那么,宝宝会不会有像我的地方呢?我也算是宝宝的妈妈呀。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?当初刚刚生下宝宝,他们就将孩子抱走了,甚至都没有让我看一眼,我不怪他们,我知道他们的顾虑。我明白。”
受精卵代孕成功
 “我也不想去伤害他们,只是真的好想见见宝宝,哪怕,哪怕只一面。”
  “唉。”思桐轻轻的叹了口气,有些讨厌自己,既然放不开,为什么当初要填那该死的志愿单,既然填了,就不该该死的惦记孩子,一个在法律上不属于自己的孩子。
“我们夫妻感谢你能为我们来做代孕,虽然这是建立在金钱的关系上,但我更希望用缘份来解释,我们三个今天能坐在这,就是一种缘。我还希望你把我们看作朋友,在以后近一年的时间里,我们会尽我们的力量照顾好你的。”当初陈太太的话,很让思桐感动了一番,她是那么优雅的女人,优秀的女人,却失去了女人应有的权利,思桐甚至在心底埋怨上天的不公平。然而,看着陈先生望着陈太太时流露出的浓浓爱意,多少也能弥补这小小的缺憾吧。
“他们为什么不让我看一眼宝宝呢?甚至,连宝宝是男孩、女孩,我都不知道呀。” 思桐擦了擦眼泪,“只是看宝宝一眼就好,我不会做什么的。”思桐反复提醒自己。
思桐闭上眼睛,想睡一会。因为,28个小时,漫长而辛苦的28小时后,思桐将一个人,于凌晨三点钟驻足在南京火车站。她不知道:此行,如何?
 

全国11部门联合打击代孕
对有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、医护人员,有代孕行为的社会中介机构,有代孕服务的互联网络、电视广播、报刊杂志等进行查处和清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