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热点

推荐文章

每个代孕妈妈都有者不堪回首的往事

添加时间 2015-07-05

人活在天地间,物质上的贫穷并不可怕,可以凭着双手在追求物质的过程中享受着快乐;这就是人能生生不息地活下去的理由;但是一个人精神上贫穷,那是难以救赎,因为看不到希望心如死水,就像在茫茫的黑夜里找不到前进的方向,如果这时他看到了这黑暗中有一丁点的光,那怕是平时让人毛骨悚然的鬼火也是希望,也就前赴后继地向那火光扑去。如今,代孕网站堂而皇之地出现,未婚代孕正在我们身边。一名来自农村的未婚打工妹素素,为了9万元钱偷偷地给一对富家夫妇生下儿子,却由此带来了心灵上的伤痛。
 我今年25岁,出生在东安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从小学到高中,我都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,但我最后却以三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。看着穷得叮当响的家,我只好打消了复读的念头,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过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农村生活。
未婚代孕
第二年春节刚过,我就南下开始了“淘金”生活。在热心老乡的帮助下,我才找到一份在电子厂站流水线的工作。每天加班到深夜十二点是家常便饭,一月到头,累得个半死,也只能挣个五百来块钱。他就是强哥,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,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。谁知不能生孩子。尔后,强哥表示希望我能给他代孕生一个孩子。当时,我有些发懵:自己是一个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女孩子,怎么能给一个陌生人代孕生孩子呢?强哥对此似乎根本不予理会,自顾自地开出了价码:女孩6万,男孩8万。这可是一个诱人的数字啊,而且比做一个纯粹的情人要好得多。经受不住诱惑,我犹豫了老半天,最终决定答应做一名代孕妈妈。强哥预付一半的酬金4万元!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。只要签上自己的名字,立马可以得到这些钱了,而且,这还只是一半。想着父母那因贫困而一筹莫展的面孔,我决定豁出去了,闭着眼睛在合同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一个月过去了,我发现自己的例假没有来。带着一丝惊慌,在医院里,一位老医生对此予以证实——我怀孕了,而且是个男孩。分娩的日子终于还是来了,强哥将我送进了医院。由于是第一次生产,又是难产,我拼命地哭喊直到喊哑了嗓子,最后,在生死轮回般的痛苦之中,随着“哇——”的一声婴儿嘹亮的哭声,我终于使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,疲惫地昏睡过去。 直到第二天上午,我才从昏睡中苏醒过来伸手往旁边一摸,却是空空如也,孩子不见了!我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呀……”那割不断的母子之情,让我发现自己深深地爱着那孩子。在随后的几天里,我情绪波动很大,怔怔地望着窗外发呆。一会儿嚎啕大哭,一会儿又神经质地哈哈大笑。在医院里呆了半个月后,我还是拖着身心俱惫的身子离开了医院。
 

全国11部门联合打击代孕
对有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、医护人员,有代孕行为的社会中介机构,有代孕服务的互联网络、电视广播、报刊杂志等进行查处和清理